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华美女人妇科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07:22:5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华美女人妇科医院,宁波华美医院看病专业吗,宁波华美妇女医院妇科设备如何,宁波华美妇女医院治疗效果好吗,宁波华美妇科医院设备好吗,宁波华美医院妇科设备如何,宁波华美 人流价格

  发不了债: 有房企借道信托“续命” 融资成本翻番

  夏心愉 段思宇

  [发债利率约在5%,此渠道收缩后,企业转而试图加大传统银行融资,除了利率在8%~10%的银行贷款外,即便是综合成本超过10%的资金也要用“抢”的了。]

  “11个点(利率为11%)的资金,通过信托走?要的,没问题!”王晨(化名)是某房地产企业主要分管营销的管理层人士,原本公司融资这事跟他关系并不大。但近阶段公司遭遇发债难,在多家银行的授信额度也“能贷出来的都贷了”。再融资压力陡升之际,多名管理层纷纷背上了靠各自人脉找钱的任务。

  甚至,达到一定标准的融资,高管本人还可有“(最高)千分之一”的“费用”。王晨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。

  资金“续命”压力大的又何止王晨所在的房企。中西部某低评级政府融资平台相关业务人士告诉记者,他从去年底开始就“压力山大”了。将近半年里,在债券市场融资受限的他们都在靠找信托做“非标”来续命。

  不过,在市场资金利率持续高企、负债端压力导致债券融资低迷的表象背后,并非只有苦求资金续命的发行主体,记者采访中还了解到,多家主体评级在AA+及以上的企业,即便市场波动仍存议价能力,也主动取消发债,转而或者缩小自体投资规模以缩减债务总量,或者投靠当期价格反而更低的银行融资渠道。

  债市调整下的众生相,结构性分化已显。

  从信用债发行来看,2017年5月信用债一级市场净融资水平出现罕见低潮,当月全市场信用债净融资额为-2230亿元,刷新自2000年以来的单月最低水平。

  据兴业证券固定收益研究统计,从2016年11月至2017年5月,取消和推迟发行短融的占比达40%。

  弱资质主体:融资成本翻番

  上述政府融资平台业务人士表示,之所以求金若渴,主要原因是“债务接连到期,要借新钱换旧债”。

  王晨所在的房企也有同样的紧迫感,真正的压力并非来自于企业经营,而是“滚动存量债务”。

  南方某券商负责债券承销业务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类似王晨企业这样的主体资质一般的发行人,不少其实是拿得到批文想发债的,主要问题并不出在“价格”上,而是出在投资者认购不足,从而导致无法启动发行或发行失败。

  对于诸如王晨公司这样的房企而言,除了境内发债不易,楼市调控、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之下,还有多重雪上加霜的事件发生。

  比如,王晨称,公司去年下半年曾找了多家银行谈业务,打算用银行理财资金对接一项“尾款应收融资”,但遭遇银监会彼时重新强调“严禁银行理财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领域”,这让某家已经将项目报审总行的银行“又缩了回去”。王晨转述称,对方迟迟不肯过审项目,因要“看看风声再说”,但这一“看”就一路看到了今年表外业务强监管,这笔融资最后自然告吹。

  从王晨所在企业的融资成本来看,发债利率约在5%,此渠道收缩后,企业转而试图加大传统银行融资,除了利率在8%~10%的银行贷款外,王晨称,即便是综合成本超过10%的资金也要用“抢”的了。

  楼市调控大势之下,“眼下银行开发贷审批从紧,而且都告诉我没额度了。”王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“即便我们的项目有足额抵押、利率上浮40%、50%,也未必下得来。”

  最近王晨在和某银行谈一笔“通过信托走一道”的纯信用资金,利率11%。“如果能下得来,也算谢天谢地了。”他说。

  虽然这家房企此前在多家银行还有授信额度,但到目前阶段,“能贷出来的都贷了”,王晨表示。

  同样在发债受阻后,上述政府平台的融资成本,已经从过去发债的4%左右,跳涨到靠信托发“非标”的7%~8%。而就这,还必须是资质好的平台,否则“非标”也发不了。

  靠“非标”续命并未让这名城投人士消除压力。他对记者表示,今年下半年他们面临的兑付压力很大,就算再想尽办法举债,现在的形势下,到时候是否能如期偿完所有债务,也是“走一步看一步”的事。

  高评级主体:重回“间接融资”怀抱

  不过,相比房企等被调控对象或弱资质群体,无法发债后不得不投奔成本更高的其他融资方式,上述券商债券承销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那些AAA和AA+主体等级的公司,绝大多数则是嫌弃当前债券融资成本过高,就算拿到债券发行批文,也很少愿意启动发行。

  记者整理Wind数据发现,无论是公司债、企业债、中票或短融,自2016年10月起至今,发行利率均呈现上行态势。2017年6月至今,公司债、企业债、中票、短融的票面利率数据分别为6.0943%、5.8%、5.7726%、5.4274%,与之形成对比的是2016年10月,其票面利率还分别为3.7139%、4.007%、3.6587%、3.1629%。

  “我们之前发了一个5.04%的十年期,但这家公司去拿银行贷款,其实很可能也就基准4.9%。”一名券商人士向记者表示,“更何况很多资质好的大型企业,从银行贷款还可以在基准上下浮。”

  他表示,对于议价能力强的优质企业来说,信贷和债券利率倒挂明显。也正是因此,多家发行主体取消发债,不用“直接融资”而重新投靠“间接融资”。

  兴业证券固定收益研究团队一份稍早前的研报显示,债市调整后,债券发行成本已经回升至贷款利率的水平甚至更高,不排除优质企业转向银行贷款。另一方面,如果是通过债券来置换银行贷款,似已不占优势。

  此外,也有一些暂时取消发债者仍在观望中。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认为,一部分发行人取消债券发行的原因,是希望降低融资成本择机重发。

  Wind数据显示,今年前5个月,债券取消发行规模已超3000亿元,刷新同期最高水平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宁波华美医院的好